您好, 欢迎访问【申博亚洲网站】网站
观点之美_文化网站
主页 > 应用每日 >台湾国民电影天然台 >

台湾国民电影天然台

2020-06-24
浏览次数 431次

战后兴盛一时的黑白台语片于1970年代没落后,台湾电影史经历了一段失语的过程,电影人物不管家庭背景为何或住在都市乡村统统讲中华民国语(简称「国语」或「华语」或「中语」),从1969年的《再见台北》(文夏主演)到1970年的《家在台北》(白景瑞导演),就标示着全面排除台语进入一个中语世界的时代交界,连结到1980年代开始台湾电影陷入低迷,显现出长期失语综合症候群。

这也解释了为何记录片会成为台湾电影复甦的先驱力量,因为台湾纪实影像不可能每个人在哪里都满嘴中华民国语。于是《无米乐》(2005)的崑滨伯大讲台语活灵活现,成为台片再起的典型人物,类似的台语角色引领出台湾国民电影「新台语片」一系,代表作品包括《海角七号》(2008)、《艋舺》(2010)、《鸡排英雄》(2011)、《阵头》(2012)、《总铺师》(2013)、《大尾鲈鳗》(2013)、《大稻埕》(2014)等卖座台片。

台湾国民电影天然台

台片经过了失语的年代,如今重新学语,然而在今天以中华民国语为主干、台湾语为枝叶的「国干台枝」社会,讲台语常带有文化秀场风,常会在某个想要俏皮、想要乡土、想要搏感情的时刻讲个几字几句秀台语,类似的不稳定语言组合,也经常让电影有意无意陷入特定语境框架中。

例如,和1950、60年代盛行的台语片不同的是,1980年代新浪潮电影和同时期作品以来的台片,习用日常俚俗台语,髒话此起彼落,以求表现某种「本土味」,可以说台语主要是做为一种写实的「特色」而存在的,配合人物的外型和言行举止,表现「纯朴」啦「憨直」啦「率性」啦等等想当然尔的乡土特色。这或许反映了部分的在地语言实境,却也同时複製出中语主流社会的既定刻板形象。

近年来,新台语片学语之作已陆续产出跳脱框架的佳构。例如,叶天伦导演的《大稻埕》和林靖杰导演的《爱琳娜》(2015),除了国骂连珠砲的粗犷风,也讲内敛雅致的台语,共同交织出多层次的语言表现,虽说语言不必以雅致为尚,但那是台湾社会可以强化的台语形象。

再如,拍摄《眼泪》(2010)立意重拾「过去属于台湾人独有的台语片」的郑文堂导演,去年推出新作《菜鸟》,《爱琳娜》男主角庄凯勛在此片饰演老油条警察,其台语口条同样是电影核心质素。

今年,游坚煜导演推出《黑白》,其中黑白两道角色你来我往颇见风格化对话演出,台语声线甚优,形成本片一大亮点,正如片中演出警察角色的资深演员吴朋奉自评「透过演员的台词所散发出的台湾社会的人情世事和江湖味,正是电影所想传达的风格和讯息」,影评人郑秉泓也指出「剧中警匪或匪匪相互呛声的戏拍得颇有娱乐性,那个气口有出来。」

颇堪玩味的是,主演《黑白》的兄弟角色,哥哥讲台语,弟弟讲中语,影评大多认为哥哥这条叙事线比较强,也就是台语圈表现优于中语圈,其语言和戏剧表现强弱的对应状况或许并非巧合,同时期上映的《五星级鱼干女》,这部林孝谦导演、叶天伦监製的作品混合台语、中语、日语、美语,其中资深台语演员陈淑芳(和饰演其少女时期的叶星辰)的台日语双声带角色,亦开展出为全片定锚的在地历史深度。

台湾国民电影天然台

新台语片崛起主导台湾电影复兴,有点像是所谓「天然独」世代兴起左右政局走向,前教育部长杜正胜表示「天然独」是一种自然的选择,不是外人所能强加,因此特别具有力量,新台语片的语言选择,也是基于历史风土的自然,具有厚实的在地力量,台湾电影从失语到学语逐步回复文化记忆,如此台湾国民电影新台语片,可以讲是一种「天然台」吧!